讓中國深度直抵萬米

2018-09-11

1、崔維成在研制“蛟龍號”研制和海試過程中帶領團隊怎樣攻堅克難呢?

2、茫茫深海之下又究竟有著怎樣的生命形態與奇跡?

3、前路漫漫,崔維成又怎樣完成自己的深淵挑戰?

央視《財經人物周刊》帶您走進“蛟龍號”副總設計師、挑戰深淵極限項目總設計師崔維成背后的精彩故事。

他的名字或許你不知道,但他干的事你肯定佩服,——他要下到海底一萬米!知道嗎?有史以來到達這里的,只有三個人!

他是一位最不安分的科學家,研究所所長不當,偏要走向市場挑戰極限!

他是一位不可思議的父親,給兒子買房的200萬元,被他拿去做了試驗!

他是一位難以想象的朋友,十億元資金沒有著落,他讓師弟的公司徹底改行,幫他籌集十億元!

他,就是挑戰深淵極限項目總設計師——崔維成。

 

超級臺風差點攪黃一千米海試,

他第一個報名下潛

 

崔維成這個名字似乎不那么如雷貫耳,但“蛟龍號”可是名滿天下!沒錯,他正是我國第一艘載人深淺器“蛟龍號”的副總設計師。

2002年7月,他被派到無錫的中船重工702所當所長,研發7000米級載人深潛器。無法想象,當時他手下的研發隊伍不足20人,包括崔維成在內,沒人見過載人深潛器長什么樣子。

這種情況下他們白手起家,邊學邊干,硬是把“蛟龍號”做了出來!2009年8月,“蛟龍號”迎來1000米深潛試驗。不料,試驗剛一開始,海上就刮起了可怕的莫拉克臺風。風浪把船都要掀翻了!擔負下潛任務的8名試航員都很害怕,沒人敢下去。試驗眼看就要黃了!在這個節骨眼上,崔維成主動請命,帶頭下潛。他說:“我在這樣的崗位上帶頭下去,是理所當然的事。”

試驗成功了!但由于緊張勞累過度脫水太厲害,崔維成得了重病。他免疫力低下,不僅正常的吞咽無法完成,甚至連水都不能喝。只能靠葡萄糖和鹽水為身體注入養分。他不得不長時間接受激素治療,吃藥吃了整整一年多。

2012年,“蛟龍號”創下7062米的下潛記錄,成為世界上下潛最深的作業型載人潛水器。走出艙門的那一刻,他欣慰地笑了。

 

辭去所長走向市場,

他開創科學家和企業家聯手新模式

 

“蛟龍號”成功后,崔維成被授予“深潛英雄”榮譽稱號。他將迎來一個科學家的最高榮耀。獲大獎、申報院士都將一路暢通。但就在這個時候,崔維成突然做出一個決定——辭去702所所長職務。這個決定讓所有人包括他的妻子都不理解。剛剛功成名就,為什么非要辭職呢?

原來,“蛟龍號”成功后,按照科技部交給702所的任務,當時是先做4500米潛水器的國產化。而崔維成認為,這個時候應該趁熱打鐵,直接沖擊萬米載人深潛器,讓中國人成為馬里亞納海溝的第四位訪客。如果坐失良機,在這個領域中國就被動了。

當時崔維成的想法很簡單,既然國家暫時沒立項,那就自己先干。自己干?說得輕巧,造一臺萬米級載人深潛器和配套母船,總的花費超過10億元。這么多錢上哪去弄呢?這在常人看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但正是這個“天方夜譚”,讓崔維成開創了中國科技界不同以往的新模式——科學家和企業家聯手,共同完成科研項目。

為了表明自己的決心,崔維成首先發動親戚朋友籌集了七八百萬元,這其中包括妻子的二百萬元——這原本是留著給兒子買房的錢。

雖然有了七八百萬元的啟動資金,但這點錢對一個10億元的大項目來說,連杯水車薪都算不上。剩下的九億多從哪來呢?崔維成又想了一個辦法。他要找一個投資人,讓這個人成立一家公司,運用他的科研成果開發各類海洋產品,以此來賺錢。然后把賺來的錢用于搞科研。這個人選,崔維成都想好了,就是他大學的師弟——吳辛。吳辛本來在上海經營著一家城市規劃設計公司,生意做得挺好?,F在,崔維成要讓人家放棄原來的業務,跟著他改行去做海洋產品開發,幫他籌集10個億,這事誰聽著都不太靠譜,吳辛能同意嗎?

 

崔維成真的去和吳辛談了。他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反復陳述這件事的重要意義和美好前景,最后,吳辛真的放棄了自己原來的城市規劃設計業務,成立了上海彩虹魚海洋科技股份公司??茖W家和企業家聯手起航了!

很快,吳辛就找到浙江一家民營企業,造出了一艘4000噸級的科考母船——張謇號。新模式下彩虹魚公司生意做得不錯,頭腦精明的吳辛借用崔維成的專業優勢,不僅將“張謇號”投入商業化運營,還開辟了獨樹一幟的海洋大數據業務,在業界廣受青睞。“彩虹魚”公司的業務節節攀升,未來上市的希望越來越大。崔維成的前途又迎來一片光明。

 

有機會成為最有錢科學家的時候,

他退出了

 

彩虹魚公司如果上市,作為創始人崔維成可能會變得非常有錢,甚至成為中國最有錢的科學家。但是,崔維成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和彩虹魚公司劃清界限。他說,如果隊員們整天想著股票的漲與跌,“那就沒心思搞科研了。海試的時候他手上的螺絲帽少擰一圈,所有人就有可能葬身海底。”

因此,為了保證所有科研人員以簡單純粹的心態全力攻關,崔維成把自己帶領的海洋大學研發團隊和彩虹魚公司截然分開。所有研發團隊人員包括崔維成在內,都是只拿固定薪酬,不占彩虹魚公司一分錢的股份。

只愛科學不愛錢!這種事只有崔維成能做得出,也只有師弟吳辛能夠理解。吳辛說,崔維成就是這樣一個人,他單純、執著、心無雜念,只為追求心中的夢想。“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當年孔子稱贊得意弟子顏回的這句話,簡直就是為崔維成寫的。

更難以置信的是,崔維成作為一名享譽世界的科學家,他的生活簡單地令人難以想象。他穿的衣服都是幾十元一件的便宜貨;他吃飯只需要幾個包子一碗粥;他沒有自己的汽車,平時出行都是坐公交地鐵;他的房子是90年代的老房子,只有60幾個平米,但他從來沒打算換新房。他將自己的一切都投入了科學研究,投入了萬米級載人深潛事業。

在不同場合很多人都會問崔維成同一個問題:“2020年能否成功下到馬里亞納海溝溝底呢?這個問題,崔維成還真的無法回答。如今,萬米級深海實驗的各項難關已經被逐步攻克,但是最大的難題還是資金。至今,資金的缺口仍在兩億元左右。這是他的最難跨越的一道障礙,這是他實現夢想的最后一步!

困難很大,壓力也很大,不過崔維成很樂觀,“我慢慢地去找,一邊找一邊干,這個項目總是可以做完的。”

 

本文轉載自:央視財經人物周刊

足球胜平负17158期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