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張謇”號上的女生物學家“抓魚記”

新華社“張謇”號8月20日電特寫:“張謇”號上的女生物學家“抓魚記”

  新華社記者張建松

  中國古代諺語說,“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在新不列顛海溝,“張謇”號上的“彩虹魚”項目團隊許強華教授已經“結”了很多網,但因深淵太深,仍然還在“羨魚”。

  許強華是來自上海海洋大學深淵科學與技術研究中心的一位女海洋宏生物學家。來到新不列顛海溝,她主要是想探尋海洋6000米以下的深淵極端環境下,生活了哪些宏生物,它們如何適應高壓黑暗的深海環境,有哪些特殊的適應機制以及深淵宏生物與近緣種有何區別等。

  所謂海洋宏生物,是與海洋微生物相對應、眼睛能夠看得見的海洋生物。與這一專業的科學術語相比,在“張謇”號上,大家都將許強華的采樣工作簡稱為“抓魚”,她也時常笑稱自己是“漁夫”。

  在海下6000多米的深淵里“抓魚”,可不簡單。首先,無法確定海底有沒有魚;即使有魚或其他底棲生物,能不能誘捕到也不能確定;其次,深淵太深,“漁具”放下去和收上來,一下一上至少有12000米,經過海流海浪的沖刷,“漁具”里的東西還會不會完好保存,也是個未知數。

 ?。保啡?,“張謇”號在新不列顛海溝一個6700多米深的站位布放了“彩虹魚”萬米級著陸器。著陸器的底部,搭載著許強華自己設計的“宏生物誘捕器”。用綠色漁網線編織的“誘捕器”里,設計了多個入口和“迷宮”,“迷宮”里放了很多散發出腐臭氣味的誘餌。沉降下來的腐肉是深淵宏生物重要的食物來源,腐臭氣味最合它們的胃口。

  在海底“蹲守”了18個小時后,“彩虹魚”萬米著陸器18日成功浮出海面。但在回收到母船的過程中,海面上陣風達到六七級,整個過程并不順利。海浪進進出出不斷沖刷,“宏生物誘捕器”里的東西幾乎蕩然無存,只剩下一些零星的誘餌。

  將“誘捕器”檢查了一遍又一遍,還是一無所獲,許強華心情沮喪到了極點。此前,她忙了一個晚上,已經準備好所有的現場實驗用品。臉色蒼白的她,飯也沒吃,疲憊地回到房間里,倒頭便睡。但一覺醒來,許強華又恢復了斗志,決定再去“抓魚”。

  由于下一個作業站位的天氣不好,海況惡劣,“張謇”號決定延遲在本站位的作業時間。利用這段“天賜良機”,許強華決定利用船上的鋼纜,將自己設計的另一種“宏生物捕捉器”放進新不列顛海溝。

  這是一種鋼制的鐵籠狀設備,“鐵籠”里也設計了多個入口和“迷宮”。為了防止海浪沖刷,許強華又忙了一個晚上,在“鐵籠”外臨時縫制了一些密孔漁網,并搭載了幾個特制的魚簍。魚兒或底棲生物一旦被美食引誘入內,必將成為“甕中之鱉”。

 ?。保谷丈钜?,大家都陪著許強華來到“張謇”號主甲板上,焦急地等待著即將出水的“宏生物捕捉器”。在6000多米的深淵里“誘捕”了一天的設備,終于被纜車緩緩地拉上來。出水的瞬間,所有人都傻了眼:空蕩蕩的纜繩上,只剩下一截鐵鏈,“宏生物捕捉器”不見了!

  也許,捕捉器在海底卡到了巖石,永遠留在了海底,因為連接的底部纜繩都被拉壞了。大家紛紛安慰許強華:“別急,還有下次呢。”這次,她十分堅強,淡然一笑說:“是的,總結經驗,下次再抓。大海撈針,都要撈上無數次,何況是游動著的魚。”

  跟隨“張謇”號從上海到南海、從深圳到新不列顛海溝,一路上風浪顛簸,許強華吃夠了暈船之苦。船過西北太平洋的時候,她曾經長達一個星期都只能蜷縮在床上,每天僅靠啃一個冷饅頭以及極大的毅力堅持下來。

  “吃盡千辛萬苦我都不怕,最怕的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過,宏生物是深淵中的高等生物,目前在世界深淵研究中,采到樣品的概率都很低。但也正因為如此,才更有科學研究價值,”許強華說,“在船上,我曾經做過一個夢,夢到成功在深淵里抓到了魚。相信這個夢想,終有一天會實現!”

 

來源:新華社

足球胜平负17158期奖金 群英会20选5稳赚 杭州期货配资网 2010年10月上证指数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股票投资方法有哪些 河北11选5助手免费版 陕西省11选五遗漏最大遗漏 山西11选5前三直遗漏数据 七星彩走势图500期 北京pk拾开奖结果